宁波龙凤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9|回复: 0

回忆二叔

[复制链接]

2803

主题

2803

帖子

842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421
发表于 2018-4-26 18: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忆二叔
  

  回忆二叔

  ——汪应伟526

  

  

    

  二叔离家出走已经十五年了,没有一丝音讯,也没有什么遗物留下,就连唯一的一张照片——身份证,也被奶奶烧掉了。在我的脑海里二叔的形象已经模糊了,我只能凭着童年记忆中的那些残片来寄托我对思念。

  上天似乎要跟我家开玩笑,二叔离家的日子正是中秋节——家家户户大团圆的时候。以后的这些年中,每到中秋节,爷爷总会对着厚厚的锅盔泪眼婆娑:

  “老二不知道现在咋样了,那年走的时候连一口月饼也没吃上……”

  “您就别心了,一个大男人哪儿混不下一口饭吃,说不定人家现在过的可风光呢!”

  这是宽心的话,提起二叔,大家沉默了。

  那天一大早,我和父亲去地里收割荞麦,母亲在家里做月饼。这一天是我盼望已久的日子,(我一分一秒地计算着月亮出现的那一刻),同时也是母亲大显身手的日子,母亲的月饼技术得到全家十口人的认可,更难能可贵的是得到奶奶的赞许。

  不远,奶奶跌跌撞撞向我这边走来,奶奶缠过脚,茂盛的荞麦丛中她的样子很滑稽,但我明白,肯定有大事否则她不会这么慌张,奶奶是全村有名的“女强人”,一般事情她不会惊慌失措,更别说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了。

  “老大,你快去看看吧,听说老二昨天赶集时把你八叔打了,说是用砖朝头打的……”

  “妈,你就别多心了,大街上能打个什么样,再说我那个八叔也该教训一下了”

  “哎,老二的脾气你也知道,我这心里毛的很!”

  “没事,老二昨晚给我说起过,只打了一下就被围观的人拉开了。”

  良久,奶奶说:“我知道你们谁也指不动,你们不去我去……儿子不是你生的,当然不用担心!”

  奶奶走了,她的眼里闪着泪花,荞麦丛中,她踉踉跄跄的样子,不由让人心生怜悯。

  那天,似乎我们全家人早就有觉察,没有了往日的欢笑,村里各个山头似乎都有人朝我和父亲这边看,鬼鬼祟祟。父亲让我先回家,他去打听一下。

  不一会儿,父亲气喘吁吁地冲进门,朝着母亲大吼:

  “别乌鲁木齐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做了,做那些给谁吃,人都死了。”

  父亲走了,他的话语里带着哭腔,我和母亲呆呆地站在那里……

  八爷是小本牲口贩子,二人由于账务关系发生口角……就这样,二叔由一个“老诚人”一时变成了杀人犯,人人喊打!

  我最后一次见到二叔是在那个大水洞里,父亲和二叔哭成一团。那时我还小,监视我家的人并未注意到我,我给在水洞中的二叔带去了两块月饼。

  “快跑吧,从这个水洞下去,跑的越远越好!”父亲推了二叔一把。

  “我往哪里跑了,我连个县城都没去过。”二叔已经泣不成声。

  “听天由命吧,记住,别往路上走,山沟、树林,晚上走,白天停……”

  “我想见爹妈最后一面!”

  “快逃命吧,来不及了,放心,爹妈还有我们呢。”

  二叔抱起我,狠狠地亲了一口:

  “丁娃,好好念叔,二叔这下看不到你了……”二叔哭出了声。

  我将那两快月饼抵给他:

  “二叔,我妈让你带上走路上吃”。我哭着说

  “娃给的,你就拿上吧,路上几天时间恐怕吃不上饭。”父亲说

  二叔满脸是泪,咬了两口:

  “哥,我根本吃不下去!”

  “带上路上吃吧!”

  二叔跪下了,向着父亲磕了三个头 ……

  “你给我快走!!!”父亲大吼

  当晚,父亲被警方带去拷问,由于禁不住拷打,父亲说出了二叔的藏身之处,可警方并未找到二中华白癜风名医堂专家叔。灯下,父亲嚎啕大哭:“感谢老天,给了我兄弟一条活路……”

  二叔走后,我家被全村人孤立了起来,户里的“当家的”号召全村人对我们进行长期的“冷战”,红白喜事,过年串门自然没有了我们的参与权,这种封锁直到我上了大学才解除。记得太祖母和奶奶去世的时候家里冷冷清清,连个哭丧的都没有,抬棺材的也是请外姓人,活人犯了法,死人跟着受罪,就凭这一点,我家永远被钉在家族的耻辱柱上。

  不久,太祖母由于伤心过渡去世,没过一年,奶奶也离开了我们,二婶也改嫁了。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我失去了四位亲人!

  二叔是个苦命人,在父亲兄弟三人中,父亲是长子,自然有好多优势,三叔最小,被爷爷奶奶看做宝贝,二叔没有他俩的待遇,据太祖母说,二叔在家里没怎么受过重视,直到8岁还不会走路,每天一大早,爷爷奶奶上工时便将他抱出来放在院子里任他自己爬,待白癜风能不能治疗好到太阳落山在喂奶,二叔膝盖上绑着一层棉花,他爬过的地上,一片片血迹……后来,别人家的孩子都进了学校,二叔抗起了家里的农活。直到走那年,28岁的他连县城都没去过。再后来,奶奶给他找了同村一个姓蒋的姑娘,这就是二婶。他俩感情不好,十年来膝下无一儿半女。可能是没有孩子的缘故,二叔非常喜欢小孩,对我更是倍加呵护,几乎的有求必应。记得有一次我要抽烟,二婶坚决反对:“孩子还小,不能惯下坏毛病。”

  “娃将来是好是坏,那要看他的定性,一根烟就能把他抽坏吗?”

  二婶没坚持住,被二叔狠狠地打了一顿,当时我居然还偷偷的乐!

  二叔每天回来总要抱着我亲一下,这已成了习惯。在我的记忆中,二叔连骂我都是很罕见的,但有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二叔打了我。

  那天,放学回家,我的家庭作业是抄写《鹅》这首诗,这字笔画多,一页小楷,240个字,是个不小的数目。

  错了——擦——摸黑了——使劲擦——破了——撕——又错了……

  渐渐地,泪水不断滴了下来,纸面更脏了,再撕……

  48页的本子只剩下10页了。

  狠狠的几巴掌打醒了我,居然是二叔!!!

  这是一个不识字的长辈教一个识字的晚辈怎样写字。

  去年,年三十儿晚上,像往常一样,家家户户都到十字路口烧“黄昏纸”,(为流浪的馋神饿鬼施舍积阴德),父亲在十字路口划了个圈,拉我跪下,点起了纸钱:

  “你二叔走了已经十五年了——毫无音讯,——我估计已经不在人世了——”

  父亲说地很吃力,我知道,他又流泪了。

  “今晚年三十儿,咱就朝着这十字路口给你二叔磕个头吧……”

  那一件件小事,我无法忘记,我知道,他是个罪犯,但他永远都是我的叔叔,我的亲人。每次回家,我都要到那个水洞边看一看,阴森恐怖,周围已絮满蜘蛛网,黑黑的同口向我诉说这曾发生在这里的一幕……我似乎觉得二叔还在那里,手里拿着我送来的那块月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宁波龙凤

GMT+8, 2018-5-26 06:34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