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龙凤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回复: 0

落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复制链接]

1463

主题

1463

帖子

440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401
发表于 2018-4-26 18: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落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落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带雨的云

  

  

  落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夏末,随着浩浩荡荡的《社教工作团》进村。是为了解决农村干部的“四不清”;当时叫做“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谁胜谁负”的问题。

  背着铺盖卷,提着网兜进村。村口的景象如“枯藤老树昏鸦”。昏暗的天空下有棵盘根错节的老樟树;树梢的鸟儿发现来了陌生人,先是叽叽喳喳的在树梢盘旋,然后便呼噜的一声全都飞去了。

  树下的屋子如同经过战争的洗礼,屋脊上只有稀稀拉拉的稻草,门外,老人和孩子用怀疑的眼光望着远道而来的陌生人……

  几个月后忽然一阵大雪,把屋顶和大地全部“粉刷”一新,变成了一个粉粧玉砌的美丽世界。

  雪花犹如同被关管了许久的人,忽然获释,高兴得四处纷飞,翩翩起舞,多么广阔的舞台啊。因为这里没多少房屋,也没有多少树,所以显得格外的广大无垠。

  老乡说,雪下得好,“瑞雪兆丰年”。是的,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雪花飘过之后,百花盛开的日子不就近了嘛。如果同心同德,一心一意,肥沃的土地上一定会长出许多沉甸甸的稻穗和麦穗。

  一天晚上去队部听传达新精神,当然是“狠抓阶级斗争”“注意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提防四不清干部反扑”…… 粉粧玉砌的美丽突然变成冷漠和凄凉。

  夜深人静中往回走,一路上,荒村无人声,沙沙雪地静,连虫鸣声也没有了,只能听见自己每踩一步,脚底下便发出愤懑的一声。

  路并不远,只是积雪覆盖了田地,分不清哪是水沟和水塘,哪是路,高一脚低一脚的踏踩着雪地。寥落的土屋没一点亮光,也没一丝声息。

  真是少见的大雪。有人说,是因为大地上的害虫太多了,需要严寒和冰雪冻死它们;是因为大地太肮脏了,上天不忍入目,所以安排每年隆冬时降下一阵大雪,用雪花掩埋遮盖丑恶和肮脏,好让大家在一片干净的世界里,告别一年里的最后日子。雪纯白,晶莹剔透:“谁将水晶研成末,遍撒天下作落花?”

  雪花会掩盖许多辛酸和痛苦。“万朵千朵天上花,飘摇直下落尘沙;蛇蝎虫豸都不见,污泥浊水一并抹”。大雪好啊,落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也有人不喜欢覆盖和遮掩,说那是粉饰,黑黢黢便黑黢黢,何必涂脂抹粉,何必掩盖成一片雪白,让人们白白的高兴一场。是呀,天气乍暖,雪融冰消,不又露出来一处处污泥浊水,蛇蝎虫豸便又要来了?

  那几日,雪不停的随风飘拂,千姿百态,妖娆妩媚,风情万种。阳光里的雪地是淡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效果好淡的橙色,阴影里的雪地是淡淡的紫灰,如果画成一张画,一定会是很好看的。我从前画雪景就是把阴影处成淡紫色。在这里我没有画,是来这里革命的,风风火白癜风可以治疗得好吗火的阶级斗争时刻,哪能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闲暇时我帮老乡们写了很多对联,内容多是一般化公式化的:“翻身不忘;幸福牢记”。也有结合社教运动的:“社会主义教育促农业生产日新月异;读的书变农村面貌年年更新”。写归写,老天才不听人的呢,没有日新月异,也没有年年更新。

  飘荡的雪似乎是在嚷嚷:“过新年啦!过新年啦!”孩子们个个都很高兴。想起儿时一到快过年了便很高兴,奶奶就会说:高兴什么,你高兴,我可累得死!

  大人都怕过年。有人忧心忡忡,怕过这个年,怕“清”得个没完没了。一日的工分值才几分钱,有农民愁没钱给孩子做新衣服。当然,还有人惦记运动怎样深入下去,才能有辉煌的战绩汇报;有人着急怎样把生产搞上去,明年底多分一些;还有人想快些离开这个喊喊闹闹争争斗斗的地方。人人心思重重。

  一个意外消息,工作队回城过年。工作队员们高兴,可以回家休养生息;“四不清干部”也们高兴,可以安安稳稳过个年。

  背上了铺盖卷,拎着网兜步行至公路口,随着车头咬着车尾的车队,在蜿蜒的公路上,车轮滚滚而归,车屁股后尘埃阵阵尾随而去。

  年过完后便又是车轮滚滚而去,重新踏上曲曲弯弯的黄土路。有人传来消息:某留守队员买了几斤牛肉,一晚之间狼吞虎咽而胀死了;一“四不清”干部,担心年后更深入的“清”,抛儿弃女而去,一农民大年三十死去……

  有人把牛肉撑死人的事当笑话。我没笑。因为有胃病,曾去镇上买过饼干,被队友看见,作为严重问题提出来。我理解饥饿时的滋味。

  一个夜晚饿得不能入睡,把鸡蛋架在煤油灯的玻璃罩顶端,想用灯火的热气把鸡蛋烤熟。不料鸡蛋生了气,不满意被我火炙烟燎,得了白癜风该怎么治疗“啪”的一声,满玻璃灯罩上全是蛋液,灯也灭了,我望“壳”兴叹,一个晚上没有入睡。

  年后再去时更冷清了。只有门框上很热闹。鲜鲜红红的对联十分醒目耀眼:“幸福不忘;饮水牢记掘井人”。风景这边厢独好。

  过年的喜气因为那些消息一扫而光,重新进入沉寂中。美丽的雪花也渐渐的融化了,成了一墩墩硬梆梆的雪堆,流淌着污浊浊的雪水,不再雪白,不再晶莹剔透。

  许多年后才知道,队伍浩浩荡荡进村,和老实巴交的农民并不相干,和干部“四不清”也没有很大瓜葛。那是天高皇帝远的一场“路线斗争”;“张生崔莺莺男欢女爱,何与红娘相干?”

  我们来的前些年有过许多豪言壮语:“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跑步进入”……有幅宣传画,用比人还高的稻子,比胳膊还粗的玉米搭成人民公社的彩门,配诗句曰:“稻子玉米搭彩门,外空误为南天门;社员高坐哈哈笑,这是俺家幸福门”,还有许多非常气魄的诗行画配。

  有人悄悄地说,是“共产风”“浮夸风”和“瞎指挥风”带来的沉寂。后来我信了。

  想起那白茫茫一片,不禁又想起那诗句:“落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宁波龙凤

GMT+8, 2018-5-23 22:55 , Processed in 0.1716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