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龙凤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回复: 0

掉进井里的猎人

[复制链接]

2803

主题

2803

帖子

842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421
发表于 2018-4-26 18: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掉进井里的猎人
  

  掉进井里的猎人

  ——天舒

  

  

  掉进井里的猎人

    

  十五年前,我三十五岁,身强力壮,虎背熊腰,肩扛,穿行于旷野之中,打猎。这既是本人的爱好,也是为一家老小的生计。于平原地带,打的最多的无非就是一些野兔、雉鸡之类。

  十五年前的那一年冬天,我们这一带下了好几场雪,一场比一场大,好像闹雪荒一样,我则非常高兴,认为这是打猎的大好时机,于是就在一个雪停的傍晚,出发了,不顾家人的劝阻。

  雪没了我的膝盖,一脚踏下去就一个深坑,走起来有些艰难,茫然四顾,觉着真像《红楼梦》白癜风怎样治疗好得快里写的,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但我知道,越是这样的时候,猎物越容易被打着,我了解他们出没的规律。

    

  终于到了我愿望中的目的地,左顾右盼,隐隐约约的,我知道我周围有一口井,以前来这时有过印象,但现在怎么不见了。我正有些疑惑,犹疑不定地来回逡巡着,探寻着,就那么一忽悠的功夫,我忽然感觉我一脚踩空整个身子往下落去,紧接着扑通一声,我的身子没进水中,呛了我好大一口水,我本能的浮出水面,两手向周围一摸是墙壁一样,又往上看,只看到一小圈光亮,脑子有那么一霎那间的空白,狠劲地甩甩头,醒悟过来自己原来掉进自己正在防备的那口井。那一时间,一阵绝望的恐惧了我,我禁不住打了个激灵。五六丈的深的机井中,谁会知道我在这。失去了理智一样,我大声的喊了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声音在深深的井壁回响,狼嚎似的。喊了有多少声,记不请了,我忽然意识到我在做无用功。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会耗尽我的气力,死路一条了。我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平息了一会儿,猛然间看到和我一起落进井中的,灵光一闪,我想到了用当工具让自己攀爬出去,但太长了,我把托卸下来,扔进水中,剩下钢管,用钢管开始在井壁上捣起窝来,窝最好能伸下半只脚,喀吃,喀吃。。。。。。既要用两只脚紧蹬井壁努力不让自己沉下水去,又要在井壁凿,我干的很吃力,但我不能放弃,同时我一直谛听着井外的动静,注意着是不是有人经过。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终于在井壁上凿出对应的四个窝,我把钢管放进窝里,用劲的爬着坐在钢管上去,身子算是能离开水面了。这时忽然感觉有点累,井口那一点光亮也暗下去了,想必天已经黑了,可我不敢睡,我知道如果我睡着了,可能就永远在这里长眠了。我想到我的爹娘老婆和孩子,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正在担心着我,不过以前我也有几天几夜不回家的经历,想必他们不会太担心,安全的时候,总觉着他们的担忧是多余的,可这时真想他们正在周围呼唤着我,但他们又怎能找到这呢,他们出来找我若遇到危险又怎么办呢?就那样胡思乱想但一直警醒着。后来,我缓过来点气力后,就接着用钢管凿起来。

  就那么凿凿,歇歇,歇歇,凿凿,终于在井壁上凿出十八个窝,井口那一圈光亮暗了又亮,亮了又暗,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感觉自己离井口越来越近了,心里有那么一点点高兴,这是绝壁逢生的人应有的心情,可我高兴的太早了,也许是老天爷想给我更多的考验,我忽然感觉到很寒冷,浑身哆嗦,后来知道是因为离井口近寒气侵淫我的缘故,井壁上都结了冰,但我不愿放弃,认为自己接着运动会御一下寒冷,于是就努力控制住自己,两脚紧蹬进井窝,后背紧贴井壁,用钢管又凿起来。结了冰的井壁是那么坚硬,井外的寒气飕飕地灌进来,我浑身哆嗦的要控制不住了,就那么腿一软,我又扑通掉了下去,井水里倒是还温暖些,但这样我岂不是没法爬出井去了。难道我就这样。。。。。。我不敢想下去,泪却流了下来。

  我就那样在水里停了一阵子,一股求生的欲望又涌上我的心头,我重新把钢管插进井窝里,攀爬着坐到钢管上去,这样我就不至于一直侵在水里了。然而就这样坐着我还是不甘心。我不相信我做了那么多的工程就白费了。我要继续往井口爬。靠着钢管,最后我还是爬到第一次那个位置,我又感觉到浑身的寒冷,这一次,没等着哆嗦,我就用钢管在那结了冰的井壁上凿起来,井壁更加坚硬和滑溜,很难凿,而且我北京白癜风网上医院也没有刚开始的气力了。从外面进来的寒气似乎更厉害了。我的身子又开始哆嗦了。湿湿的头发也结了冰,我想,这样不行,我会冻死的。于是,我靠着钢管又向井下缩去。离井面约有一米的地方,我停了下来。把钢管支在井窝里,坐了上去。身子好像不那么冷了。我在心中一直告诫自己,我不能放弃,说不定我的家人正在四处寻找着我。我的老娘就我一个儿子,我那虎头虎脑的儿子是那样可爱,还是班级学习的第一名,老婆虽然因为我好喝二两给我闹点小矛盾,其它时候对我可是温柔有加。我怎么舍得他们。他们肯定会来找我的。我只要坚持住耐心的等待,仔细注意着外面的动静就可以了。不能再空耗气力了。坚决不能让自己睡着了。所以有时为了警醒自己,我就朝自己的脸恨恨的搧两巴掌。

  那是第四天傍黑的九点左右,这是我后来才被朋友告知的。我正静静的坐在井中,忽然,听到外面有说话声,那一时间我觉着我的整个身子的热血都沸腾起来,我用尽全力大声喊了起来,救命啊-----救命啊------,我喊的那么起劲,可外面竟没有了声音,我突然意识到他们可能被我的声音吓住了。认为遇见了鬼也有可能。于是我就大声喊着说,我是马里观好打兔子的马相奎,我和张里观的张现民是好朋友,他也是好打猎的。我出来打猎不小心掉进井里了。你们救救我吧。我就在井里,要不你们叫我家里的人去也行,我爹叫马殿荣,外号叫马锅盖。你们不要害怕,千万救救我吧,紧接着我又听到两个男人的说话声,好像有一个有些害怕不敢过来,另一个喝的有点醉酒的嘴里嘟嘟囔囔的过来了。最后两个人算是都过来了。他们北京中科白颠疯医院手里拿着手电筒,小心翼翼朝着井里照,并大声喊着,你真是个活人吧。我说,死人会说话吗?最后,他们顺下一条绳子,并把绳子绑在一棵树上用劲把我拉了上来。一拉上来之后,我撒腿就朝我的好朋友张现民家跑去,因为张现民家离这最近,一进他家,我没有说话,脱下衣服就钻进他家火炕的被窝里,随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后来,张现民告诉我,他一开始吓一跳,后来听跟上来的救我的那两个人说才知是怎么回事。于是就给我叫来医生,打上了点滴,并按医生的嘱咐喂给我一些红糖水。然后,他们叫来我的家人。三天后,我才醒过来。十天后,我彻底恢复了。

  如今,我已经五十岁了,我的儿子也将近 三十岁了,大学毕了业,工作上有一点困难就想撂挑子不干。我就想,难道比我那一年雪夜掉进井里求生还困难,于是我就给他讲,我三十五岁那一年啊…….

    

  作者:谷爱琴

  地址:濮阳市高新区第一中学

  邮编:457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宁波龙凤

GMT+8, 2018-5-23 22:59 ,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