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龙凤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回复: 0

白鸽子的故事

[复制链接]

1463

主题

1463

帖子

440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401
发表于 2018-4-26 17: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鸽子的故事
  

  白鸽子的故事

  ——梦雨

  

  

  白鸽子的故事

    

    

  我喜欢自由,因此喜爱和平鸽。不仅仰慕它衔来橄榄枝报平安的美好传说,更认为它们是天地间自由飞翔的精灵。

  由此,千方百计讨来了一对和平鸽喂养。

  那只白色的是雄性,通身雪白体态健壮,红色的喙和肉红色的爪子,使之决美绝伦,它昂着头站在那儿,象一个高傲的白马王子。这只灰色的雌鸽,形态娇小可爱,脖子下方灰色的羽毛间,闪烁着浅红和浅绿色的光,显得高贵、典雅。

  我深爱这对鸽子。不喜欢它们被关在笼子里,认为那是对自由的亵渎,而是喜欢它们无忧无虑飞在天空中的样子。我不懂得鸽子的语言,但我能从它们“咕咕……”的叫声中,听得出它们的心情。

  该喂食了,我把米撒在地上,停留在对面平房上方的它们,总是白鸽先飞下来,但是它不吃,在米堆旁转来转去,“咕咕”地叫着,意思是叫房上的灰鸽“快下来吃饭吧!”半天雌鸽才矜持地飞下来,和白鸽一起进食。

  它们时不时地飞到房檐上梳理羽毛,一只飞起来,另一只必定马上跟上。有时我的目光追逐它们许久,蓝的让人心动的天空,点缀着它们轻盈的身影,象一首美妙的音乐在天籁间流动。它们还经常栖息在房檐上,亲昵的相互嘴咬着嘴,动作整齐地上下摇动,象恋人之间深情地接吻,看着它们如此的恩爱,我的心里也流淌着爱的小溪,蓝天、白云、红瓦、绿树,鸽子们在自由的飞翔,让人感到生活中的爱意和温馨。

  唯一让人感到遗憾的是这只雌鸽一直不下蛋,难道它们也要做“丁克”家族?

  一个静谧的早晨,我象往常一样打开鸽笼,只见白鸽在门口低声“咕咕”的叫着,不肯出窝,我把它赶出来,只见雌鸽已经死了。可怜的灰鸽,它肯定有病,否则为什么一直不下蛋呢?为了解开这不解之谜,我叫丈夫解剖了它,只见雌鸽的卵巢部分已经干瘪,难怪它一直吃食不积极,白鸽总是千呼万唤地它才飞下来吃一点,它的身上肯定不舒服,为了陪伴白鸽,它才坚持了这么久。这只灰鸽体形特别好看,流线型的身材完全可以做鸽中的模特,自从见到它之后,我才知道鸟类和人类一样体形也有美丑之分。可怜的灰鸽,我把它埋在了葡萄架下,但愿来年翠绿的葡萄叶能给白鸽传来它思念的信息。

  灰鸽死后,白鸽形只影单地独来独往,院落里没有了它“咕咕”的欢叫声,一开始几天它不大吃食,在思念灰鸽呢,我很为它担心,有人说:不几天它就飞走了,加入大鸽群了。我心里虽然不舍,但看着它郁郁寡欢的样子 ,唉!走就走吧,只要它快活。但是白鸽却一直没有飞走,它坚强地承受住了生命的厄运。直到有一天。

  我下班回来,老远看见白鸽绕着房顶盘旋着,我疾走回家,只见它快活地翻飞着,一会儿飞到对面平房上,一会儿又飞下来,一付兴高采烈的样子,噢!那儿站着一只灰色的鸽子,正歪着头审视着我家的院落,啊!白鸽自己找了个对象。我慌忙从家中抓了一把米撒在地上,又用小碗盛了水放在了一起。回到屋里躲在窗帘后面窥视着它们的举动。白鸽又象往常一样在大米旁转圈圈,欢快地“咕咕”叫着房上的灰鸽,“快下来吃吧!”那只雌鸽一动不动,只是把头歪过来歪过去,好像在思考,“我到底嫁给你还是不嫁呢?”还在犹豫,这时白鸽又飞到它的身边转来转去,意思好像是:相信我吧,我爱你!就这样折腾了很长时间,那只灰鸽子才飞下来吃食。“成了!”我为白鸽高兴。

  白鸽为自己争取了幸福和欢乐,院落了又响起了它欢快的“咕咕”声,它们比翼双飞在蓝天之中,尽情地享受着快乐时光。

[白癜风的络氨酸酶活性治疗url=http://www.isfashion.com/news/20180125/107067.html]健康中国重要影响力年度人物[/url] 没过多久,我发现它们到处寻找树叶、草杆一类的东西,各自衔着往窝里送,啊!灰鸽要下蛋了,它们欢乐、辛勤的忙碌着,为未来的宝宝准备着舒适的窝。又过了一些时日,它俩不一块吃食了,总是一个吃完了进窝后,另一只才出来吃,噢!这是它们在轮流着孵蛋呢!不知过了多久,就听见鸽笼里传来“唧唧”的叫声,小鸽子出生了!这使我想起了人类婴儿出生时的啼哭。这时他两个更忙了,要定时飞到窝里喂他们的宝宝,小鸽子刚出窝没多久,雌鸽又下蛋了,可是怎么白鸽却用嘴不断地啄小鸽子?后来经过访听才知道,这是动物世界中的一种常态,小鸽子有自理能力了,老公鸽要把小公鸽驱逐出去,让它们自立。小母鸽留下。这时白鸽的家族不断地壮大人丁兴旺,老婆孩子一大家子。每天群起群落,快活的无忧无虑的翱翔于蓝天,一派生机盎然。这期间,到底灰鸽下了多少蛋,孵了多少小鸽子。飞走了多少鸽子,又来了多少鸽子,我全然不知,随它们快活去。

  谁知生命的厄运再次了白鸽,兴旺的家族竟然引起了狐狸的垂涎。一天半夜时分,当我被鸽子的惊叫声惊醒时,鸽笼已经一派狼藉,白鸽和它的一些孩子逃了出来,站在旁边的墙上惊恐的低声“咕咕”地叫着,狐狸咬死了老灰鸽和几只小幼鸽。可恶的狐狸!第二天惊魂未定的它们吓得也不敢进窝了,天快黑了,在老白鸽的带领下,它的孩子们才一个一个的进了窝。

  从此,这个家庭没有了欢乐,白鸽的孩子们陆陆续续的飞走了,各奔前程去了。“六朝如梦鸟空啼”又只剩下了老白鸽自己。每天它孤独地站在房檐上仰望蓝天,它在看什么?是在寻找远去的妻子吗?有时它又会展翅飞去,是寻找离去的儿女吗?总之,院落里又沉寂了下来,又没有了那欢快的“咕咕”声。

  这怎么行?我自作主张的从同事那儿讨来一只雌鸽,也是灰色的。硬是塞进了鸽笼,逼迫它们成婚。为了让它们培养感情,我半个月没有打开鸽笼。有一天我觉得差不多了,就试探的慢慢开开笼门,那只灰鸽“嗖——”地一下子飞上了蓝天,头也没回的飞走了。正是应了那句“捆绑不成夫妻”的老话。

  白鸽可能真的老了,每天成规成距的吃食、晒太阳,偶尔飞出去一会儿,大部分时间待

  在窝里或在院子里踱步。终于有一天早晨,白鸽没有飞出来,它死了,追随它的妻儿们去了。

  在以后那么多宁静的日子里,我看着空空的院落,没有了鸽子们群起群落的生机景象,

  不免有些落寂。我想念它们曾经给我带来的快乐,无数的鸽子,无太原治疗白癜风医院数的翅膀,尤其是白鸽子一生的传奇,时不时地在我的记忆里鲜活起来。它们构成的真实生活,影响着我对人生和穿越死亡的认识。正象文怀沙写给林北丽的悼词所说:劳我以生,息我以死 生不足喜,死不足悲。

  这时,蓝天中又飞过一群鸽子,看着它们轻盈的身影在天籁间滑动,我的耳边彷佛听到了它们为白鸽唱起了缥缈的生命赞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宁波龙凤

GMT+8, 2018-5-26 06:36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