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龙凤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回复: 0

老街,时光,我

[复制链接]

2803

主题

2803

帖子

842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421
发表于 2018-4-26 16: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街,时光,我
  

  老街,时光,我

  ——小满

  

  

    在颠簸了几近三个小时的公车上下来,又急切又犹豫地,我一步步地走向那个“家”。快到了……

    拐过街角,在眼前了。

    

    哗啦啦,下雨了。

    春天的雨,湿漉漉的带点寒意。春天的雨天,安静的也带着些隐隐的萌动的感觉。当然我这时并不知道这么些复杂的感觉,只是觉得这雨下得让我有些莫名的激动。这我记事以来的第一场雨。那时我三岁?又或许还不到。是不是让春天刚来的活泼气息吸引了呢?被禁止在这个时候跑出去玩的[url=http://handan.house.qq.com/a/白殿疯长在哪里20160726/025122.htm]北京中科医院怎么样[/url]我,乐此不疲地把肉乎乎的小手从铁门的缝隙里伸出去让雨点在手心散成花瓣。直到吃饭,我还是不肯从门边离开。奶奶终于拗不过我,搬来一张小椅让我坐在门边,才端来一个小碗一口口喂我吃饭。小脚一下一下踏在积水里,一边接下奶奶舀起的糊糊,大概是我记忆里最深刻也最为怀念的一顿饭吧。这个恬静的的午后。

    夏天大概是那个时候最有趣的季节。

    炎热的夏天,我总爱光着脚踩在我家的青瓷砖地板上,从脚底传来的清凉总让人一阵一阵地感到惬意。实在热得难受了我就会跑到小天井用凉凉的水冲冲手洗洗脚,在飞溅的水花中暂忘夏天的燥热。但是,这种快乐也会有被阻碍的时候。奶奶从市场买来了大肥鹅总是喜欢拴在天井的水龙头旁。看着那比我小不了多少的鹅我心里就一阵阵发咻,觉得靠近就会被啄,连经过天井都轻手轻脚地,生怕它注意到我,就别说像平时一样去玩水了。所以那个时候竟也有些讨厌鹅。这是我懵懵懂懂的第一个“烦恼”吧?

    还有夏天的下午,地上铺一张凉席,横梁上的吊扇嗡嗡地旋转,吊扇下的我懒懒的躺着,似睡非睡,在未懂得感动之前享受着吊扇的声音与窗外的蝉声交织给我小小的心灵带来的微妙的冲击。那个时候我当然也不懂得这种感觉叫做慵懒,只是觉得这宁静中带点躁动不安的下午很美而已。

    夏天的时候,幼儿园放学了也不急着回家,学校门前那些五花八门的摊子前总少不了我的身影。那些看似平凡无奇的小摊对我总有神奇的吸引力。吱溜溜不知从哪冒出来被一圈圈卷起的棉花糖,从老人手里一点点成型的形态娇憨的小泥人,一勺勺被浇出来的黄晶晶、栩栩如生的小糖人,还有那些奶奶从来不让我买所以我天天去看望它们的小鸭子。我从来没有钱去买,可是每天逛的热情却丝毫不减,常常逛到天黑了要妈妈来找。

    到了夏末初秋,酷热渐渐褪去,顺道抹去了果子青涩的容颜。这个时候我就爱骑着我那小小的自行车嘎吱嘎吱地蹬到姑姑家,姑父一看我来就爬到平平的屋顶上给我打石榴吃。有时也会在各个小巷间穿梭,期待哪棵树上有果子掉下来,好捡去吃。大人们看我一小不点也就笑笑地让我拾去了,从不跟我计较。就冲着这些果子,小自行车嘎吱吱地响到冬天的到来。

    冬天的晚上,窗外寒风呼啸,屋子里我和奶奶则高兴地躲在被窝里,屋子里暖和的空气和窗外的低温间的对比总能让我有莫大的满足。被窝里,奶奶给我讲种种千奇百怪,我闻所未白癜风有遗传吗闻的新鲜事,讲有趣的传说,教给我日常的知识,那大概是我对生活、对人之间的关系的最初的认识和思考吧。

    老房子里欢庆意味最浓的当然是春节了。不用数日子我都能感觉到春节的靠近。家里忽然出现一大盆桔子的时候,奶奶紧张地算着日子拿灯照着水仙花好让它在某个特定的日子开放的时候,小铺里忽然出现大堆大堆红彤彤的春联的时候,家里吊扇上出现了一个奇大的红气球的时候,奶奶搬出大圆桌子开始做“糖环”、做汤圆的时候,妈妈牵着我去买衣服的时候,我就知道——要过年了。这个时候,那小巷,那片房都让我感觉是红的。是崭新的春晖映出的红光?还是浓浓的节日气氛?

    除夕夜经久不息的爆竹声响起,我知道,新年到了。这个时候一切都那么美好,屋外冷冷的空气都让人觉得兴奋。能把手指头染红的红鸡蛋,最让人期待的红包,似乎永远吃不完的糖莲子瓜子和糖冬瓜条,跟爸爸一起放的焰火,跟小伙伴在小巷间的追逐打闹,路边忽然的残留的爆竹……让我一整个新年都心情高涨。这些时光,连静静坐着都让我觉得温暖。

    踩在青瓷砖上的脚丫子渐渐变大,我的老房子一天天记录的越来越多的事情,记录了我们家轻松的欢笑,记录了我固执的吵闹,记录了妈妈偶尔的呵斥,记录了爸爸渐渐发胖的身躯奶奶偷偷增多的白发,记录了一个小丫头一天天悄悄地长大。

    

    看到了,那条熟悉的小巷和那熟悉的房子。

    都说回忆既温暖又悲伤,即使是做了心理准备的我,也被击倒。已料到了“家”会破旧不堪,却没有料到它破得只剩下了半边。周边的工厂要扩建,道路要拓宽,于是我家的客厅,连同那个小天井就消失了,也连同曾经在里面雀跃欢呼蹦跳吵闹的小身影。在这里的记忆在七岁某天妈妈告知我房子不能再住了要搬家处戛然而止。

    慢慢踏上这熟悉的小巷,这里的温馨仿佛就在昨天,却又恍如隔世。

  或许记忆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已经过去,是已经不能在重来。

    能被摧毁的是房子,不能摧毁的是记忆与思念。如同谁也挥不散我手抚摸着老房子斑驳的外墙时,隐隐听见的回响在小巷间,那嘎吱吱的踏车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宁波龙凤

GMT+8, 2018-5-23 22:44 , Processed in 0.1716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