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龙凤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9|回复: 0

甜瓜甜● 香瓜香

[复制链接]

1463

主题

1463

帖子

440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401
发表于 2018-4-26 16: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甜瓜甜● 香瓜香
  

  甜瓜甜● 香瓜香

  ——乡下玉米新媒体专员[url=http://wapyyk.39.net/bj/zonghe/89ac7.html]北京哪家白癜风医院最好[/url]

  

  

    

    

    

  春天栽棉花时,母亲会在棉地中间点上些甜瓜、香瓜(这样,瓜长大了有高高的棉花“掩护”,不容易被人发现)。棉花一天天长起来了,那些瓜也一天天长起来了——先是两个小瓣、再是小苗、慢慢地匍匐成茂盛的一片。

    

    

    

  夏天,母亲下地干活回来,常常会说起瓜儿的成长情况:“甜瓜打纽了。”“香瓜结了五个呢。”“过几天就有两个甜瓜能吃了。”我们姐弟几个就在心里盼望着那些瓜快点熟。当然,也有不好的消息。有一次,母亲回来时就心疼地说:“有一个快要能吃的瓜不知被谁偷吃了。最可惜的是有几个还没长成也被人摘了!”在乡下,偷吃人家几个瓜是算不上什么的。有一次母亲撞见了一个半大孩子“偷”瓜,那孩子也不惊慌——“婶子,我吃个瓜!”母亲也不训斥:“吃吧,吃吧!小心点,别踩坏了瓜秧!”母亲回家絮叨,不是恨人家偷瓜,主要是心疼那些瓜还没长成——“才那么一点,哪能吃呢!简直是造孽(那心疼劲,就好象人家“暴殄天物”似的)!”

    

    

    

  再后来,中午干活回来,母亲把畚箕上面的草扔给猪吃后,几个瓜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青里带着黄的是甜瓜,黄里透着些许白的是香瓜。

    

    

    

  我们赶紧打开电扇(一般情况下,母亲不舍得让放暑假在家的我们下地干活,让我们在家看书、写作业。而母亲不在家,我们也不舍得打开电扇),给母亲端来洗脸水。

    

    

    

  慌着轧水洗瓜的是才六七岁的小弟(他对吃总是那么积极)。母亲用刀切了,均匀地分给我们(小弟有时想多要一块,母亲就很公平地说“那你就都要最小的”)。母亲和父亲是很少吃的,在我们硬给的情况下才象征性地吃一点。

    

    

    

  那甜瓜真脆真甜哪!我们“咔嚓咔嚓”地吃着,连同皮,连同那带着些黄汁水的小白瓜子。小弟的小眼睛眯缝起来,汁水顺着嘴角流下来……

    

    

    

  而香瓜闻起来特别香。有时我们不舍得立刻就吃,就把它放在枕头旁——睡觉时可以闻着香味,一直放到香瓜变软了,不能再放了,我们才小口小口地吃掉。

    

    

    

  当然,小弟的那一份常被他很快地吃掉。这时,他就会“觊觎”我们的那一份。“谁让他是老小呢!”我们吃时,皮肤病最好的医院也会带着几分无奈带着几分疼爱再分些给他。

    

    

    

  有时,父亲嫌麻烦、嫌有人偷,不想让母亲种瓜。母亲没同意:“麻烦点怕啥?我不就是想给孩子们一点‘想头’吗?再说,有人偷也没偷完,他们几个不还是都吃到了吗?”

    

    

    

  母亲年年春天还会种,一直到我们几个都长大离开了家——“不种了,种了给谁吃呀?!”母亲有几分失落几分伤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宁波龙凤

GMT+8, 2018-5-23 22:49 ,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